庆余年
庆余年全文阅读

首页 > 庆余年

庆余年

第二十四章 初吟

  范建叹了口气知道面前这少年和他的母亲一样都是不可能被人说服的角色眼中怜柔之色渐起轻声说道:“这次两家联姻的事情真正的推手并不是我们范家也不是宰相府邸由于牵涉到许多事情所以事情有些复杂你既然一心想见见那位姑娘那你自己想办法去吧我是不好出面的。”

  范闲行了一礼应道:“只要父亲应允怎样去见我自然会想办法。”他想到先前听到的这句话心头有些小小疑惑问道:“如果宰相大人坚决不同意这门婚事怎么办?”

  司南伯冷笑道:“我说过这件事情后面有极大的力量由不得他不同意……你不要忘记了那位林家小姐其实并没有归宗林家眼下的身份还是陛下的义女宫中的郡主。”

  四五月的天气范闲像是被人用一大桶冰水从头淋到了脚上那叫一个寒啊——他直到此时才明白自己的婚事因为牵涉到皇帝陛下决定将那一大笔产业将来由谁打理所以根本不像表面这般简单幕后真正的决定者竟然是隐在重重深宫里的某位大人物。

  只是不知道是太后还是皇帝。

  “宰相为什么要反对?”他皱眉问道。

  司南伯喝了一口茶皱了皱眉似乎嫌今天的茶泡的有些苦用舌尖抵了抵涩的齿缝含糊不清说道:“上次不是说过了吗?”

  范闲微微一笑直接指出父亲的语病:“上次您说宰相是怕陛下怀疑他与范家联姻的背后是不是隐藏着什么但事实上既然这门婚事是宫中点了头的他还怕什么?”

  范建一时语塞半天才缓了过神来笑着将茶杯搁在桌子上说道:“好吧告诉你实话其实是长公主不愿意把女儿嫁给你。”

  范闲一怔心想这算什么事儿?闹来闹去人家爹妈都不愿嫁自己凑这热闹干什么?还不如一甩手求个干净自个儿去求那贵人家的白衣姑娘去。想是这般想的却知道这话说不出口单看在长公主和宰相都反对的情形下父亲大人依然可以说动宫中某位大人物强行指亲可想而知在这个过程当中范家运用了多少隐在暗处的力量。

  “长公主为什么又不愿意?”他好奇问道心里想着:“那位林家小姐出身和我差不离大家孔子对小种马都是私生子摆什么高姿态?”

  “此乃异数陛下万分疼惜那位郡主甚至比公主还要疼爱一些。曾经酒后无意提及若郡主大婚便要长公主将手上的权力下放给郡主未来的驸马免得皇族血脉日后如何如何。”司南伯轻轻捋动颌下四寸之须似乎心情很好。

  范闲一摊手叹息道:“原来如此看来这位长公主也是喜好权力之人。当年却不知为何不嫁给宰相养儿抱孙岂不更加快乐。”

  司南伯冷笑道:“这终究是情之一字害人。当年若公主下嫁林若甫林若甫贵则贵矣却是无法一展胸中所学又怎能像如今这般成为百官之风光无限。”

  范闲皱眉这才想起来但凡驸马都不能入朝为官只是空有爵位而已。

  “你若娶了那位林家小姐虽然她这郡主只是宫中叫着没有上皇册但你的仕途只怕也会有些问题。”司南伯看着他皱了眉头以为他在担心这个所以干脆明说。

  范闲站起身来微笑道:“再说吧。”

  “也是明年大比过些日子你就要开始温书。”

  范闲心想难道自己还真要去参加科举考试和那些范进们争食儿?他苦笑了一下没有回答。

  接下来司南伯又告诉他第二天靖郡王府一月一度的诗会又要开讲让范闲做些准备。这句话落到范闲耳朵里倒不像要自己去八股那般可怕但想到可能又要被迫杜撰出几个卖私盐的老辛老苏老李老杜范闲也有些头痛。

  范建看着他微笑说道:“我知道你是有诗才的在某些场合不需要太过隐藏锋芒虽然宫中有人助这婚事但如果你在京都文场能得些美誉长公主那里嫁女儿可能也会甘心一些。”

  范闲苦笑着应了下来知道自己往时给妹妹的信看来面前这个老不修通通偷看了那自己写红楼梦一事自然也没能瞒住他只是看父亲居然一直忍到现在才暗中点明不由暗自佩服对方的隐忍老辣性情。

  ——————————————————————————

  这个时代没有星期天就算你工作也没有上帝会拿刀来劈你。同理可证这个时代也没有星期一二三四乃至五总之就是没有工作日与休息日的明显分别。

  商铺必然是每天都开部务是每天都办据说连皇帝陛下批奏折都没有停一天的可能。但对于京都里随处可见的高门大族子弟而言每天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玩了。

  十六年前大战之后北魏分裂积弱难起西蛮远遁只有千匹胡马在阴山那里吃草皇帝陛下一声令下就让大皇子领着十万大军跑到西陲去扩边这也是玩。

  其实庆国武风颇盛但皇帝陛下打厌了之后忽然变得喜欢吟诗作对。上有所好下必效之。别的高门大族子弟大部分没有做事又没有资格带兵玩好在都要准备科举进身可以玩的文雅玩的与那些贩夫走卒拉开层次要读书又要解书要读诗还要写诗。

  所以眼下京都最风行的不是武道高手之间的决斗而是所谓诗会。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阿麦从军


庆余年 庆余年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