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余年
庆余年全文阅读

首页 > 庆余年

庆余年

第六十二章 御前栽赃

  听着陛下的声音越来越高、群臣惊惧极少见陛下如此怒.更少看见陛下对陈大人如此严厉训斥。陈萍萍却是面色不变开口自辩道:“回京之时.因为朝中哨人意图劫走北齐密谍司理理这位司理理与前些日子范氏子遇刺一案有关.兹事体大我得院报之后绕了一段路那棵子回来所以耽搁了些时辰。”

  “嗯原来如此那倒罢了。“皇帝轻轻想了一声竞是持这事儿高高举起却又轻轻落下。

  众大臣原本惊的不行心想陛下似乎连陈大人都不怎么喜欢了接着现如此落才明白原来迟归一事.终究不成体统陛下是借此事将这笔帐清掉。但众人紧按着想到陈萍萍所言司理理一事大臣们还头一次听说有人意图劫囚.不免心头震惊暗付莫非真的有朝中大员与北齐勾结妄图惑乱朝政。

  “司理理一事暂且放下先将宰相公子这件案子查个水落石出。”皇帝冷冷看着陈萍萍。

  “怎么讲?”不止是皇帝就连其余那几位大臣也来了兴趣惟有林若甫似乎想到了什么.脸色变得十分难看。

  “宰相大人心忧子逝有些话我本不当说不过当臣子的在陛下面前不敢隐瞒还请陛下恕过臣出言无状之罪。”

  皇帝皱眉道:“说来听听。

  陈萍萍握着满是青筋的枯手成拳。堵在唇边咳了几声.似乎将胸里的闷痰全部咳了出来才淡淡说道:“宰相二公子林洪被杀之时.与吴伯安在一起。”

  “这吴伯安是谁?”皇帝皱眉道:“讲清楚些。”

  吴伯安在京都官场中颇有几分名声,此时屋里的大臣大多知道只是以往总以为这个谋士是在太子与二皇子之间摇摆.哪里想到竟是会与宰相家的公子呆在一起此时再投往宰相大人的目光.不免多了几分担忧.毕竟大家是文官一体。如果被疯拘陈萍萍咬出什么大家都没颜面。

  林若甫此时却是安坐圆凳之上.双眼红肿未谐.却看不出有什么担心的。

  “臣日前追查范氏子遇刺一事.司理理供认。与北齐方面联系的人.正是吴伯安.而私放西蛮箭手入京都的人。是巡城司参将方达人在沧州城外意图劫囚的骑兵领是方达人远房堂弟梧州参军方休的手下…如今看来这事件的筹划者便是吴伯安方休与方达人都是执行者负责接应北齐的刺客及杀人灭口.至于那些箭手地尸体被抢先火化一事.目前还没有查到什么头绪。”

  “你想说什么?”

  “臣无它意只是好奇。为什么林二公子死前。会与前些日子范氏子遇刺事件的主谋者呆在芥山脚下的庄园里。

  此言一出。群臣哗然礼部尚书郭攸之率先出来为宰相辩解:“且不说那司理理是不是受刑不过。胡乱攀咬即便吴伯安与前宗案子有关。”他转向皇帝请罪道:“臣一时情急陛下莫怪着实是因为那吴伯安乃二十年前进士在京中颇有才名交游甚广林二公子与他在一处实属寻常岂能因此事而随意诬蔑死者?宰相大人丧子之痛未去陈大人便如此胡言乱语实在是…不堪!不堪!”

  林若甫此时站了起来对陛下躬身行礼沉痛说道:“犬子不肖行事盂浪遭致不测但若说他有此不臣之心老臣是断断不信的。”他又说道:“那吴伯安臣也见过确实是个有才之人还曾与他游历京都四周名胜若与吴伯安有故便与命案有关那岂不是臣也脱不得这嫌隙?”

  “不错。“一名大臣也摇头说道:“臣也曾与那吴伯安见面观其人面.似乎颇正若此人真是狼心狗肺之徒这又与林二公子何干?陈大人当谨言才是。”

  林若甫面现激动说道:“若臣与此事有关.天厌之.天厌之!”见宰相大人说了如此重的话几位大臣随他一同跪了下来。见大臣们跪着皇帝撑领于椅斜瞥了陈萍萍一眼、眼里却尽是笑意。转瞬间皇面色如霜请诗臣起身正色道:“陈萍萍巳先请罪.还未说完容他先说下去。”

  朝堂之上总是如此.陈萍萍一院独大.文官系统总是喜欢抱团。陈萍萍淡淡者了林若甫一眼说道:“宰相大人息怒本官只是觉得不解。监察院暗索京都一日一夜.都没有找到吴伯妥贵公子却能与这谋士在葡萄架下把酒言欢自然想问个明白。”

  “吴伯安究竟是不是前宗案子的幕后主使.此时犹未可知.也许当时他与林二公子约好去芥山赏景陈萍萍

  此事稍后再论。”皇帝忽然给冷冷口.阻止了陈萍萍的陈述。

  见陛下站在己等一方.各部大臣们松了一口气林若甫的心里却被稍后再论四个字击中了心房一阵寒意涌了上来.知道陛下是在警告自己不要借题挥。

  这是一种交换一种不借助言语.却双方心知肚明地交换。林若甫相信府中袁宏道的判断珙儿的死与范家应该没有什么关系所以沉默不语.按受了这个事实。毕竟.如果监察院真顺着吴伯安勾结北齐的事情追下去.事涉谋逆.只怕自己这个宰相也做不成了。

  “你先前说这两宗案子本是一宗究竟是个什么说法。”

  陈萍萍面无表情看了这些大臣一眼.大臣畏他眼神寒毒.有些不自在地咳了几声。他轻声说道:“经刑部与院中查验死者伤口及当时场景.判定行凶者乃是东夷城四顾剑一脉所以臣断言两宗案子本是一宗。”

  听见四顾剑三个宇.就连不韵武道的大臣们都有些动容.难怪先前讲述苍山庄园遇袭之事时听说凶手只是一个便悄无声息地杀死了十数位高手.而且均是一击致命。只有林若甫面色不变似乎早就知道这件事情。

  “嗯?”皇帝皱起了眉头四大宗师的名头虽然还不放在他这位九五至尊的心上。但这些然地武道强者.对于朝廷威严来说总是很难忍受的存在。

  “因为并些日乎被范氏子反击杀死地刺客中有两名女刺客.据院中档案这两名女刺客应该是东夷城四顾剑门下。只是不知道是那人徒弟还是徒孙。月前便有院报.四顾剑不在东夷城内.据臣者来。那剑痴应该是来了庆国。”

  皇帝缓缓闭上眼睛寒声问道:“他为什么不是去杀范家地孩子而是找到了吴……伯安?”

  “世人皆知四硕剑乃是位剑痴门下弟子暗杀他人被反击而死只怕他还会赞叹对方手段了得.更不会视其为仇而此人又最是厌恶阴谋诡计.严禁门下弟子牵入家国之争如果不是吴伯安许了什么好处。说动了那两名女刺客。这两名女刺客就不会死了。只怕在他心中只有那个吴伯安才是真正的仇人。”

  陈萍萍淡淡而言。撒起谎来真是面不改色。

  许久之后皇宫地这间屋子里响起了庆国皇帝威严的声音:“京都府尹梅执礼上折请罪.罚俸降职使用一年.监察院进驻巡城司纠查.免焦子恒巡城司职务刑部继续侦办补充两宗命素.持卷结之后诏令东夷城交出元凶.照此办理吧。”

  说完这句括.他上前对林若甫安慰了几句.便离屋而去。

  众臣退后.已有宫女上前推着陈萍萍的轮椅入了内宫。大臣们对于这件事情并不惊讶他们从来没有幻想过自己有一天能够获得陈萍萍这样的恩宠所以才会在大小事情上都紧紧抱团.与监察院地势力对抗着.也等同是与皇帝的私人势力对抗着.这是庆国建国以来文官们的传统概念.似乎已径根深蒂固地扎进了他们的脑袋里.永远无法摆脱。

  大臣们甚至满怀恶意地想着.疯狗陈萍萍或许正是因为瘫了.又没有子嗣才会让陛下如此毫无保留的信任吧。

  ……

  ……

  安静地深宫之中没有一个太监宫女只有皇帝与陈萍萍相对而坐。

  皇帝端起茶杯缀了一口似乎觉得茶温不怎么合适.眉头一皱竟是将杯子摔碎在陈萍萍的轮椅之前。啪!的一声瓷杯化作碎玉四溅茶水打湿了陈萍萍地裤脚但他腿脚不便竞是无法躲开。与先不同皇帝此时的声音显得特别寒玲和压迫感十足:“四顾剑?这个答案荒唐了些吧。”

  陈萍萍就像是没有看到眼前这一幕般满面微笑十分恭谨回答道:“臣不敢瞒皇上那伤口凄厉颇有茫然之意刑部与院里一致看法如此。”

  皇帝翘起唇角笑着看了他两眼忽然眼中闪过一丝异色喝问道:“是不是老五在京里?”

  陈萍萍缓缓抬起头来张开了双唇半晌之后才说道:“不错五大人如今正在京都。”

  皇帝似乎有些疲惫揉了揉眉心淡淡说道:“你究竟还有多少事情瞒着联?”然后叹息道:“罢了不过既然你连联都敢瞒那就一定要瞒住天下人不要让那些人知道老五的存在。”

  (这个世界上知道五竹存在的人太少只要叶流云不回京基本就没有谁能猜到那件事情是五竹做的。要月票啊要月票很有压力。)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阿麦从军


庆余年 庆余年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