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余年
庆余年全文阅读

首页 > 庆余年

庆余年

第三十五章 谁是刺客?

  不知道先前的小宫女是报信去了还是死在自己手上的宫女高手故布疑阵但范闲知道这一番打斗虽然自己没有让这位宫女高手出声音来但一定也会惊动到皇宫里的真正高人所以他根本顾不得处理地上的尸脚尖在石板地上一点整个人已经化作一道利箭朝自己计划好的宫墙方向飞奔而去。

  宫墙依旧那么高范闲有些恼火于自己的度等自已好不容易爬到了墙头时只听着脑后一阵嗡嗡声音传来似乎身后的空气都开始颤栗地抖了起来。

  他愕然回头然后看着极远方宫城的角楼上有一大将正挽弓望着自己。

  夜空中一只羽箭像噬魂的神物一般向着他的面部飞来!

  一息前箭在天边一息后箭在眼前。

  箭上似有戾魂不可一世。范闲一声狂吼脸上的黑巾被这声吼震成碎片体内默默修练了十六年的无名霸道真气在这生死之刻狂野而暴戾地灌注到了自己的双手之上。

  横空双拳互击恰巧打在箭杆之上!

  片刻辰光里、双拳所挟的狂暴真气与箭上所附的强大力量对冲箭杆已经碎成了粉末箭头险之双险地擦过范闲丝远远地刺破夜空!

  一声巨响响彻皇城的夜空惊醒了睡着的人骇着醒了的人就像一道惊雷打响在宫墙之上。

  这一箭太过神猛全不似凡人能够射出双拳硬挡之后范闲体内真气一空。颓然无力地坠下宫墙黑色的衣衫在夜风里飘荡着看上去十分凄惨。

  远方宫墙角楼上的皇宫大内统领燕小艺看着那方刺客坠下宫墙双眼微眯透出一道极强悍的神采冷冷道:“没有死去抓住他。”

  “是!”属下侍卫领命而去。

  在那方宫墙之下全身黑色夜行衣的范闲颓然坠落在即将砸向地面的一瞬。强行身体一扭单膝单足单手撑地与地面生生一撞出声闷响强大的反震力让他喷出口鲜血打湿了脸上残存的黑布碎片。紧接着。他低吼一声往宫墙外的树林里跑去在城角侍卫出现前的一刹那消失在京都的黑夜之中。

  ——————

  第二日皇城根下一处不起眼的小房间里。洪老太监似乎精神有些不好。半闭着眼睛坐在主位上。下方两名将领也在闭目养神似乎没有人愿意开口说话。

  许久之后昨夜在家休息的副统领宫典才轻声说道:“陛下震惊。”

  昨夜一箭将范闲射下墙头的大内统领燕小乙此时才缓缓睁开双眼冷冷说道:“长公主的贴身宫女死了一个长公主非常愤怒。”

  在二人开口之后洪老太监才缓缓睁开眼睛有些苍老的声音说道:“我昨天中了调虎离山之计太后她老人家很不高兴。”

  “是谁?”宫典问得理所当然在他心中就算是调虎。但被洪公公这样一个病中犹有虎威的绝世高手盯上也没有逃脱的可能。

  “不知道。”洪公公微微一笑“他表现出来的水平只有九品中上之间但对京都的建筑十分熟悉尤其是在黑夜之中我被他引着在京都绕了整整一圈最终还是跟丢了这个人……很了不起。”

  能让洪公公说声了不起。那个人一定是真的很了不起。

  燕小乙今年三十五岁。正是精种气势最颠峰的时候身为宫中侍卫大统领。要承担起整个皇宫的安全之责他冷冷看了洪老太监一眼说道:“公公最后跟到了哪里?”

  “东夷城使团不远处地一个巷子里。”

  宫典说道:“今天调查的结果出来了。洪公公那双筷子刺破了第一个刺客的衣服监察院对比后确认了出自祥和缎。”

  燕小乙开始闭目养神。宫典继续说道:“监察院查出来东夷城使团前些时候曾经在天祥段订过一批衣服而且用的不是使团的名义而是找人帮忙订的。”洪公公轻声问道:“副统领想说明什么?”

  宫典微笑说道:“订衣服为什么还要假借别人名义?很明显是担心一些细微的痕迹被我们抓住。种种线索来看第一次来的刺客应该是东夷城的人。能够有九品中的水淮就只有那位四顾剑的徒这些天一直在京都里安静无比的云之澜。”

  燕小乙忽然睁开双眼说道:“不是云之澜。如果东夷城的人要潜入宫中他们还要买什么新衣裳随便在街上打晕个行人剥了他衣服便是云之澜是这种干脆的人。”

  洪公公点点头:“虽然那位九品中掩饰自己的剑意但依然走的是四顾剑的路子所以老夫很感兴趣如果不是云之澜难道东夷城还有人来而且敢不听云之澜的吩咐?”

  “嫁祸的可能性很大。”宫典听着两人的说法微微皱眉:“太巧了所以可能是有人嫁祸给云之澜。”

  “东夷城有可能接过四顾剑衣钵的有几个人?”

  “包括云之澜在内的三个九品。”

  “那另外两个都有嫌疑。”

  “再说说最后被大统领射下城头的那个夜行人吧听说大统领一箭之威震动全宫可惜却没有射死对方。”听说话的口气似乎洪老太监与这位大内统领之间并不怎么对路。

  燕小乙根本瞧不起这个阉货但知道对方实实在在是皇宫中实力最高深莫测的人冷哼一声说道:“第二个刺客也是九品人物虽然只是个九品下但如果我能一箭将他射死我岂不是成了四大宗师?”

  “又一个九品?”宫典满腹震惊他自己这一生一直排徊在八品的境界里始终难以寸进听得昨夜竟然有两位九品高手潜入宫中由不得不生出许多复杂的情绪来。

  “整个庆国也只有七位九品在京都也只有四人这世上哪有这么多九品。”洪老太监淡淡说着显然是不相信燕大统领的判断认为对方是在给自己推卸责任。

  宫典每次最怕的便是这种场面赶紧说道:“陛下有严旨命我们一旬之内结案我呆会儿马上从监察院调人查一查各宫的情况先判断清楚对方究竟为什么会冒如此大的风险潜入皇宫。”

  燕小乙摇摇头道:“后一个人不知道为什么但前一个人一定和东夷城有关系所从东夷使团着手看看那批衣服究竟是为什么订的最好能查清楚每一件衣服的去向。”

  正在准备调查的布局忽然一个小太监急匆匆地跑了进来宣了圣上旨意昨夜之事全部交由京都守备大人叶重调查宫中禁卫一如往常不得宣扬。

  小太监离开后屋子里的三位皇宫保卫看互望一眼。燕小乙缓缓闭上眼睛知道陛下开始怀疑自己三个人中的某一位洪公公负手于后走了出来脸上一片平静。

  后几日京中大索刺客却一无所获。

  ——————

  皇帝陛下的旨意其实为真正的入宫看范闲解了围。在这个计划之中各个方面都没有太大的差错但是强行让五竹穿上那件褐色的新衣裳却是有些自作聪明反而露了马脚。

  范闲暗中查到东夷城在天祥缎订购的这杜衣服是因为东夷城主的儿子喜欢京都衣服的复古样式所以订了一批。至于为什么要隐名下订单其实倒只是因为一个很简单的原因——天下商贾交集之东夷城少主竟然艳羡南蛮庆国的服饰这事儿传出去后只怕会被东夷城那些胆子向来很大的商人们骂死。

  当然范闲会多用这么一手主要是不相信五竹叔可以完美地模拟四顾剑的剑意如果早知道五竹厉害到这种变态的地步范闲一定会将栽赃之计用得更完美一些。

  不过结局不错至少宫里依然是在怀疑东夷城其余的两名九品高手监察院也开始着手确认宫中来敌的那日四顾剑另两名弟子究竟是在什么地方。

  没有人会联想到范闲。因为在宫中来敌的那一夜整个庆国京都的高官们都看着他在大殿上饮酒千樽诗百将北齐那位大家庄墨韩气得吐血恨不得一夜白头。最后他烂醉如泥倒在皇帝陛下的脚下。

  这便是人类思维的误区不仅仅是认为酒醉后的范闲根本不可能起床而是人们习惯了当一个人做出某种很令人震惊的事情之后不可能马上再去做另一椿事情。

  高潮之后不可能再次高潮总要有个不应期才是。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阿麦从军


庆余年 庆余年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