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余年
庆余年全文阅读

首页 > 庆余年

庆余年

第四十五章 以无耻入有德

  范闲眼中露出微惊之色赞叹道:“果然不愧是苦荷大师的高徒果然不傀是九品上的强者竟然如此轻易地便化去我的攻势。”他的表情是假的他的言语却有几分真实范闲很清楚在五竹叔这个填鸭师傅的带领下自己确实不是面前这个海棠姑娘的对手。

  他往后撤了一步满面坚毅将淬毒的匕插入靴中一摊右手请道:“兵器上不是姑娘对手请教姑娘拳脚功夫。”

  海常微微一怔将剑缓缓收回鞘中她随身携带的剑并不是很长所以剑鞘藏在那身与他身份不符的村姑衣裳里竟是一时不容易现。

  范闲微笑拱手一礼脚尖在地上一蹬竟是毫不讲理地化作一道灰龙直直冲向了姑娘家的身体。

  海棠圆睁着那对清亮至极的眼晴她自出师以来不知挑了多少北国高手却从来没有遇见过范闲这等舍生忘死豪气干云的打法难道对方不知道这等愚蠢冲刺自己只要稍一转身就能完全掌握场中局势的主动?

  本来她的那位世人尊崇的老师并没有交代给她别的任务更专门叮嘱过不要节外生枝。但当海棠看见那个漂亮年轻人居然如此轻视自己时仍然忍不住眼睛亮了一亮心想就此杀了对方似乎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然后她脚后跟微微一转整个人的重心往后偏了两寸。

  ……

  须臾之间。范闲已经冲到了她的身前。毫无花俏的一拳直直击出目标正是那件花布衣裳下面鼓囊囊的胸脯。

  当那只拳头离海棠的身体只有不到三寸的时候海棠的身体像枝杨柳一般。宛若被拳风吹的从中折断整个人的身体极其奇妙地向后倒了过去以自己的脚跟为轴画了一个半圆片刻之后整个人如同一道风般飘到了范闲的身后轻抬右掌拍向范闲的后脑。

  看似简单的一个动作。但在范闲的度与当时极短的辰光映照之下。却显得无比精妙。

  而她的那随意一掌就像拍苍蝇一样拍得是如此随心随性如此理所当然……理所当然的意思是指给旁人的观感那轻轻一掌既然拍出去了下一刻后理所当然会落到范闲的后脑将这位一代诗仙拍成冥间一代诗鬼。

  可惜她错估了范闲的反应度与强悍的肉体控制能力。还有这个年轻人体内霸道真气的蛮横。

  所以范闲闷哼一声前面那只脚已经深深地踩进了松软的草甸泥地中!如果是一般人想在这样高的前冲中忽然停下。只怕右脚的膝盖会因为承受不住这股力量而碎成几块但范闲却借着强大的反震力猛然间停住了身形。

  他头也未回嗤的一声拔出靴子里的匕自腋下阴毒无比地反手刺了过去!

  黑色剑尖所向正是那虚无傈渺宛若带着一丝脱尘仙气的手掌!

  ……

  海棠眉尖一皱哪里料到明有这年轻人竟然如此无耻!但她心中却也没有半丝慌乱屈指一弹于电光火石间弹到那柄如毒蛇般的黑色匕侧面上手掌自然微抬衣袖嗤的一声穿了虽然躲过了掌透的危险却依然无法将范闲凝着霸道真气的这一刺弹开。

  一直挂在她左肘弯里的篮子此时却异常凑巧地荡了过来。

  长匕入竹篮嘶嘶啦啦一阵乱声碎响后化作满天碎竹屑。

  一道谈淡的香气伴随着一阵白烟在二人间迅疾弥散开来。海棠眉尖再皱闭住呼吸脚尖一点便欲暂退不料白烟之中毫无声息地射来三枝弩箭待她现的时候已经到了身前一尺之地!

  如果是一般的九品高手气息微乱之后紧接着又要闭息不免胸腹间会有些郁闷再陡然间遇见范闲这样射弩手段恐怖很难躲过。但海常毕竟是传说中的天脉者只见她冷冷一招手一直包在头上的花布巾哗的一声打开平展在自己的脸颊之前风吹不动宛若铁抉。

  当当当三声脆响那三枚弩箭竟似射在了铁板之上寸寸碎裂而海常手中拿着的花布巾也颓然无力地碎成几片。

  ……

  至此范闲的偷袭全告失败。海棠缓缓从衣中拔出短剑来面无表情反手一掷那把剑像道闪电一样劈开淡淡毒烟沿循着一道古怪的轨迹倏乎之间杀到范闲的面前。

  范闲双手一错体内霸道真气疾出啪的一声将这柄短剑夹在掌中只觉掌心一片炙痛知道对方的精纯真气依然附着在这剑身之上犀利无比。

  一个影子飘来海棠的身形竟似比这把飞剑慢不得一丝紧接着来到范闲的身上极其淡然地握住剑柄轻轻一转。

  范闲闷哼一声真气运至双掌之上竟让海棠的剑身无法反转。海棠微一凝眉似乎有些诧异于剑身上传来的真气如此蛮横却也没有多余的动作自然而然地抽剑而出反刺向范闲的面门。

  很简单的动作很自然的动作却让范闲心中生起了一丝无法躲避的念头双掌微痛夹着的那柄短剑已经消失下一刻却来到了自己的眉心。

  ……

  海棠低呼一声!竟是怒意满脸整个人的身体飘了起来。

  她的小腹下方。是范闲不知从哪里重新变出来的那柄黑色匕。

  两位年轻的强者。一个人站在草甸上一个人飞在半空中范闲辛辣的一剑。使得海棠浑然天成的一剑无功而返她的身体在范闲身上疾地转了一个圆圈身上的花布衣裳像朵花一样开放有些晃眼。

  花中伸出一只手来拍向范闲的胸膛。

  范闲双眼微眯竟是避也不避右掌夹着强横的霸蛮真气拍向那朵花中海棠姑娘柔软的胸膛。

  海棠再退侧身出剑。叮叮数声响。在掌风惭息之时二人的剑尖又不知碰撞了多少次。

  片刻之后海棠微微低头右手执剑滑回后方。包着头的布巾早已碎成数片此时她一头黑如渍瀑一般散开身上虽然还是穿得那件粗布衣裳但执剑之势宛若九天玄女一般清丽。哪里还有半分村姑气质。

  另一边范闲盯着她的人。自己紧握着匕的手却在微微地颤抖着他的心中升起一股挫败的感觉。招式不及这个女人倒也罢了居然连自己一向引以为傲的霸道真气似乎在这个女子淡然圆融的精纯真气面前也是完全处于下风。

  其实海棠的心里更加诧异她自出师以来不知道会过多少高手范闲明显不是最强的一个人他的实力顶多是刚刚迈入九品的门槛——但是让自己最狼狈的却是范闲。

  范闲只是在女人面前不肯示弱这是他骨子里的酸劲儿。海棠是九品上的绝世强者如果面对的是燕小乙或许他早就逃了但面对的是个村姑他很强悍而愚蠢地选择了出手。

  幸亏他的出手方式极其无耻与一般的强者对战根本不一样。

  海棠盯着他的清俊面容忽然露出一丝厌恶的神色说道:“年轻一代中范大人也算的上是高手只是手法竟然如此无耻哪有半点武道精神?”

  说得也对先前范闲说好了较量拳脚功夫却用匕偷袭到最后什么毒烟弩箭龙爪抓奶手走街卖艺撩阴剑这些玩意儿全部都用上了海棠哪里见过这等无耻之辈。

  范闲喘了两口气平伏了一下胸腹间微微紊乱的气息勉强笑着说道:“我从来都不是什么武道高手自然不会依什么江湖规矩。我是庆国监察院提司是官员姑娘是北齐人如今却擅入国境站在我们庆国的土地之上我只要擒下你治罪哪里会管用什么手段?”

  海棠默然似乎认可了他这个解释。

  她缓缓闭上了双眼深吸了一口气那股异常自然清美的气息开始在她的身体四周强盛了起来身旁的草甸里的露水似乎都开始欢喜雀跃挣扎着下了草叶化作了淡淡雾气。

  范闲眯着眼知道自己拍向对方胸脯的那一掌刺向对方私处的那一刺让这位一代天娇动了真怒。

  ……

  就像一道风吹过又像是一丝光掠过这清晨的春风在草甸上轻柔吹拂着海棠的剑尖也顺着风势借着光影轻柔无比自然无比地再次刺向范闲。这第二次出手比先前显得更加温柔但范闲知道、也是更加凶险。

  他双脚有些麻木一夜激战的后遗症终于作而且面对着一位九品上的绝世强者他知道自己根本不可能和她硬拼自己没有那个实力。

  所以范闲弃了匕收回双掌微眯着双眼不再进攻全凭着身体肌肤与空气的每一丝接触开始躲避那柄宛若天成的短剑剑势。

  很多年前他就这样做过当时五竹拿着一根木棍。

  今日他又这样做了对手拿着一柄短剑。

  五竹能够敲中他但海棠……不是五竹她就算是九品上的绝世强看依然不如五竹远矣。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阿麦从军


庆余年 庆余年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