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余年
庆余年全文阅读

首页 > 庆余年

庆余年

第二章 争道

  就在使团里的这些贵人们各有心思的时候车队已经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来到了京都外围最后的一个驿站看着那处摆放的仪仗与阵势范闲叹了口气只好将沈大小姐的问题拖到入京后再处理如果仅以他的想法这个女人是断没有留下来的必要只是沈大小姐与那位大公主有交情而小言公子又似乎对她有些隐隐的歉意。

  此时早有礼部与鸿那寺太常寺的官员在这里等候看着使团的车队缓缓行了过来各整理衣装将北齐的公主殿下迎下车来好生恭敬。范闲眼珠子一转招来高达让他领着两名虎卫去将公主的车驾牢牢守住断不能给这些朝臣现车中有女子的事实。

  其实以他目前的权力的位并不用如此小心。

  “范大人一路辛苦了!”

  “范大人此行大长国威陛下十分欣喜此次回京只怕马上就会另有重用吧?”

  “老胡这话说得就错了范大人如今……”

  一阵让人轻飘飘的马屁恭维声中范闲在众位官员的簇拥下进了驿站北齐的公主正在内室休息迎接正使的排场倒要显得更隆重些如果不知道范闲身份的一定很不解为什么那些庆国朝廷里的大臣们会对这样年轻的一位中阶官员如此尊敬。

  范闲满脸舍笑对着身周的官员举手回礼心中谈不上腻烦只是微觉着急。他看了一眼四周。现这些来迎的官员大部分都认识有些是自己在太常寺时的同僚有些是鸿驴寺与北齐谈判时名义上的下属只有礼部的那些官员在恭敬中带着一丝畏惧他明白这是什么原因。毕竟郭攸之算是被自己一手搞臭搞倒的。

  屁股刚坐在椅子上茶水只喝了一口他开口问道:“这接下来是个什么章程?宫里有没有旨意使团什么时候能进京?”不等众官应答他抢先自嘲笑道:“本官恭为正使但对于这一应流程还是有些不清楚。”

  礼部的官员好不容易的到了亲近他的机会。哪肯错过一位员外郎赶紧应道:“范大人放心一应仪仗都有礼部安排头前宫中便有了安排早就妥当了。”

  另有鸿胪寺的下属说道:“圣上知道使团官员离家日久思家心切所以未下明旨只是口谕让使团进京大人入京后先去宫中……”

  话还没说完一位穿着正四品官服的官员从外面走了进来屋内的官员们赶紧相迎。范闲定睛一瞧呵呵笑着迎了上去一拍对方的肩膀说道:“任大人您怎么也来了?”

  来者是鸿那寺的少卿任少安范闲岳父的门人。任少安看见范闲平安无恙也自心安苦笑说道:“齐国公主来嫁。这是何等大事我这个太常寺的苦力不来不用都察院的御史来参。我也只好请辞了。”

  范闲笑了笑心里却有些疑惑。明知道今日使团将至为什么这位少卿大人会来得这么晚?与屋中诸位官员稍微致意他便拉着任少安到了门外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任少安知道面前这位仁兄虽然年轻但性情却是绵软里裹着钢铁在京都一年便整出那么多的事情掀翻那么多的官员实在不知道该不该说但是宰相林若甫已然告老还乡林氏一脉的门人如今在京中只有靠着范府了。两相考虑不免有些犹豫说道:“范大人问的是什么事?”

  范闲盯着他的眼睛问道:“我不是傻子使团回京这是何等样的事。我们离开上京的时候北齐朝廷摆的规格朝廷应该是知道的堂堂一位公主殿下在使团里怎么来迎的尽是这么些芝麻官辛其物跑哪儿去了?还有礼部那些侍郎呢?公主来嫁至少宫中也要派些老嬷子吧你是太常寺的人理的就是皇家这些事情我不问你问谁?”

  任少安苦笑一声说道:“今日……实在是不巧辛其物去了那边礼部的那些大老也去了那边范闲你别怪哥哥我我能赶着过来也算是把那边得罪了。”

  “那边是哪边?”范闲微感惊讶。

  ……

  任少安继读苦笑着说道:“大皇子也是今天回京与你们隔着不到三里远驻着营所以说这事儿太巧礼部的人枢密院与兵部的人都在那边侍候着使团这边自然清静了些。”说完这番话后他又继续说道:“范闲你我的交情在这里我也不怕明说你也是位水晶心肝儿的人物难道还真在乎这些表面上的仪程?”

  范闲也才明白是怎么回事笑着摇摇头:“我只是想着赶紧回京只是公主毕竟是公主朝廷若慢待于她惹得天下物议不免不美。”

  他此时终于明白了为什么来迎按使团的规格要弱了许多那边毕竟是位拥有兵权的大皇子那些朝臣们自然要住那边涌就算是拍马屁也得拍高头大马的屁股??他挥手阻止了任少安的解释好奇问道:“年初的旨意写得明白秋深长草之时大皇子才会领军回京这才初秋他怎么就回来了?”

  “说是太后想长孙了。”任少安意味深长地笑了一声“所以提前起了程西路军在定州那里驻了下来此次大皇子就领着两百亲兵回京。”

  范闲摇摇头斥道:“那些礼部的官员也不知道是不是跟郭家学得蠢了使团入京皇子回宫这么多人难道也不知道安排一下。在路上传封信来不论哪路拖上一两天又不是做不到这下好都挤在城外这道上。怎么办?”

  “礼部与鸿驴寺一路都有信给你。说让使团慢些谁料到使团路上竟是一天没歇直接就回了京这才挤作了一堆。”

  范闲嘿嘿一笑没有说什么。使团千里疾驰回京这本来就是他的意思。

  “容一容等安排好了使团后日入城你看怎么样?”任少安有些小心地看了他一眼不知道这位在监察院里呆了多久有没有继承陈萍萍院长那股子谁都不看在眼里的骄横气焰又道:“新任礼部尚书不好意思来使团这里所以托我传个话。”

  “妈的。老子要急着回家抱老婆!”范闲与他相熟说话间也放肆了些笑骂道:“还等两天当心你以后来府里我家那位罚你。”

  任少安有汗渗于额他当然知道范闲家里那位是个什么样的角色虽然一直病恹恹的但背景却是无比深厚。

  范闲也不想与那位素未谋面的大皇子争这些东西而且他也没资格与人争。笑着拍拍任少安的肩膀说道:“放心吧不会让你难做的。”略一斟酌。说道:“我去禀告公主一声免得人家小两口没有见面。就先生了嫌隙咱们这些做臣子的要解释一下。”

  任少安瞠目结舌看着范闲向公主暂时歇息的房间走去心想您这玩的哪一出?你什么都不说拖上两天又如何?那位公主若是个不肯落下风的你这解释只怕就会成了挑拔。

  他哪里知道范闲这个蔫儿坏的家伙根本就是自己急着回家至于大皇子与大公主怎么争他可懒得去管。

  ??????

  任少安正在外面抹汗等着现打驿站外面又跑进来了一位抹着汗的四品官员那官员后背已经湿透了这初秋燥热他两边跑着确实有些吃亏。来人正是鸿胪寺少卿辛其物他看见任少卿在这里拱手一礼压低声音说道:“你来得倒挺早。”

  任少安知道对方是东宫的近人本不是如何亲近但在宰相去职之后官场上已经将任少安归到了范闲一派对于几个皇子而言没有什么亲疏所以这些天二人走得也熟络了些笑骂道:“范大人在这里我要不来可是要挨小姐数落的倒是你你一向与他亲近怎么这时候才来当心他呆会儿落你的脸面。”

  辛其物微微一怔苦笑说道:“范大人不是这路人。”想到今天这荒唐他忍不住自嘲道:“大皇子与使团同时抵达京外我看啊先不说礼部那些人不知如何安排就连这三院六部四寺的臣子都有些迷糊到底应该先迎哪一边?”

  这话一出口任少安与辛其物同时安静了下来场面显得有些诡异许久之后二人才咳了两声之所以会这样是因为他们现刚才自己的对话竟是将大皇子与使团的重要性放在了同一个层级上考虑难道说……范闲掌了监察院又有了一代文名后竟是隐隐可以与一位掌兵皇子地位相提并论?

  辛其物摇摇头将这个有些荒诞的想法抛诸脑后但却清楚的知道既然众官如此为难那在下意识里已经将范闲放在了一个极高的地位上。也对看那范大人入京不过一年有余便整出那么多事情来确实是有些令人吃惊。虽然说使团里还有一位异国的公主但那些官员的真实想法自然是想巴结范家巴结监察院。

  “范大人……先前没见到我没有说什么吧?”辛其物小心问道。

  任少安摇了摇头。辛其物稍稍心安微笑说道:“其实于情于理大皇子先至我总要替东宫致意范大人毕竟是臣子他自有分数。”

  ……

  “我可没有什么分数”范闲一路走了过来与辛其特打了个招呼:“亏你与我饮酒的时候倒是爽快称兄道弟的亲热我这出国数月你竟是不来迎我。怒了怒了哈哈。”

  说着怒了却是在笑辛其物有些无奈的笑了笑。正准备说些什么却看见范闲满脸温和笑容轻声说道:“于情于理你是鸿驴寺少卿主理一应外交事务不来接使团。却跑去接什么大皇子难道你也准备去枢密院里谋个参赞做做?”

  这话平淡却显露了一丝不爽。

  辛其物微微愕然心想范闲不应该是这等在乎此事的人更不应该如此愚蠢地将不满表露在脸上才对啊。

  范闲对着这二位朝中年青主力派大官拱手一礼直直地挺着身子说道:“使团今日便要入京二位大臣安排一下吧礼部那边找不到人。你们去找去。”

  嗡的一声!二位少卿的头顿时大了起来怎么都想不到范闲竟有这般大的胆量与大皇子争道!只是宫中似乎忘了这件事情根本没有旨意使团如果要抢先入京从规矩上说倒也没有多大问题。

  问题是……那边可是大皇子啊!

  任少安咳了两声看了范闲一眼、是想提醒他辛其物毕竟是太子门人。不要在他面前表露得如此对大皇子不敬。范闲却是将他的“媚眼”全数收下依然微笑说道:“使团要先入京这是公主殿下的意思。你们去安排一下大皇子那边嘛……让他们等等。”

  说完这番话。他一甩袖子就出了驿站吩咐使团下属开始准备人京的事宜扔下房后那二位瞠目结舌的少卿大人心想这究竟是个什么人啊?竟然敢和大皇子争道!辛其物脸上神情变幻不停终究一咬牙道:“反正宫中也没有说法这事儿我不管了!”

  任少安好奇道:“你不管了你去哪儿?你这鸿胪寺的少卿不管使团入京仪式当心别人参你。”

  辛其物笑了笑说道:“我不管大皇子那边反正这是我的职司就算大皇子不高兴我也有个说法我跟着使团走……倒是你太常寺管理宗族皇室这一边是陛下的儿子一边是陛下将来的儿媳妇儿你准备管哪边?”

  任少安在心里骂了他无数声但他毕竟与范闲关系亲厚只好摇了摇头往大皇子那边赶去让礼部淮备同时打算在大皇子面前转还一下不知道呆会儿城门外那条唯一的官道上究竟会生什么。

  ??????

  上了马车看着言冰云范闲摇了摇头:“你呆会儿不要露面一旦入京言大人会派人来接你。记住在没有述职之前不要让别人知道你的消息。”

  微微颌忽然开口说道:“争什么争?别人毕竟是大皇子陛下的儿子你有什么资格和他争?你不是一个愚蠢的人怎么会做这么愚蠢的事?”

  “皇子?”范闲坐在了他的身边等着车队的启程笑着说道:“这玩意儿很稀罕吗?再说了不是我要和他争而是某位贵人要和他争。”

  言冰云不解范闲哈哈笑道:“小两口还没有见面便要开始抢夺日后家中的话事权了那位公主殿下本是个清淡的性子但一听说大皇子要抢先进城便柳眉倒竖站在河东张嘴……这女人啊果然都是看不明白的。”

  “河东?什么河?”言冰云痛斥道:“这事儿还不是你从中挑拔我就不明白了还没有回京就要和一位大皇子撕破脸皮你究竟是怎么想的。”

  “极好似乎你开始为我这个上司通盘考虑问题了。”范闲苦脸说道:“我真没有桃拔公主真的。谁知道这位恬静的公主殿下竟然也信奉东风压倒西风的道理。”这话出自石头记八十二回根本还没有写出来范闲只是代指心里却是微觉高兴他是真急着回家道理就是这么简单。

  “至于我为什么要得罪大皇子这个道理很简单?我很难再像今天一样找到这样一个机会一个可以表明我极不喜欢大皇子的机会。”

  “为什么要这样?”

  “你虽然久在北方但这些日子里我相信你也从使团里知道了我的许多事情。”范闲看着言冰云。

  言冰云点点头。

  “我和东宫的关系如何?”

  “表面上看着有些纷争但实际上太子很看重你包括春闱的事情都是他在关照你后来出使一事上他也极为照顾你对你颇为示好。”

  “不错所以我也对东宫多有回护。”这话说的是春闱弊案中的事情范闲没有给言冰云讲请楚继续说道:“而且我与靖王世子交好靖王世子又是二皇子派……所以我与二皇子的关系也不差。”

  言冰云马上明白了范闲为什么要的罪大皇子。

  “我与东宫二皇子的关系都不错如果日后与大皇子关系也好了……”范闲的脸上浮现出一丝自嘲的微笑:“试问一个手上有监察院和内库的年轻人同时交好三个皇子这位年轻人究竟想做什么?宫里那些娘娘们会看我顺眼吗?”

  ……

  今日京都城外乱成一团糟唯一有能力平息这种骚动的深宫却迟迟没有旨意出来干是乎一众官员汗流夹背畏畏缩缩立于城门之前看着官道之上远远行来的两列队伍不停地在心里骂着娘骂着范闲的娘??大皇子的娘是陛下的女人那是不敢骂的。

  大皇子的亲兵都是从西面的沙场上下来的悍卒看见这个破使团居然敢和皇子抢道早就怒气冲天只是大皇子辖下军纪极严所以一直忍着看着使团那似乎数不尽的马车缓缓从他们的身边行过。在那一众骑兵之中大皇子的一位稗将忍不住了喝斥道:“哪里来的臣子一点规矩都不懂是要找死吗!”

  两边的队伍同时停了下来场间的气氛无比紧张。

  范闲下了马车极做作地整理了一下衣衫对着那边隐隐可见的皇子车驾遥遥一礼说道:“微臣范闲拜见大殿下。”

  ……

  “范闲?你就是范闲?”一道雄浑的声音从那边传了过来略有蔑视之意:“没想到晨儿许的相公竟然就是你敢与皇子争道胆量可观只是未免愚蠢了些。”

  范闲微微一笑十分恭谨说道:“臣不敢与殿下抢道只是……”

  话音未落他身后那辆华贵异常的马车里传出北齐大公主平静而自信的声音:“本宫柔弱女子一路南下远来莫非大殿下定要让我在城外多呆几天?”

  大皇子的亲兵们都楞住了似乎此时才想起来使团里面还有位尊贵人物这女子再过些日子就会是大皇纪、自己这些人的主母。

  范闲瞥了大皇子骑兵一眼心想这是家务事自己就不搀和了。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阿麦从军


庆余年 庆余年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