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余年
庆余年全文阅读

首页 > 庆余年

庆余年

第十章 处里来了位年轻人

  “只争朝夕如何不急?”陈萍萍瘦削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光滑无须的下颌让他脸上的皱纹显得愈地深苍老之态尽显“你要记住我比肖恩小不了多少。”

  范闲默然从面前这位老跛子的身上嗅出某种灰灰的气息强自收敛心神将出使途中一些隐秘事报告了一下只是没有泄露自己曾经与肖恩在山洞里做了一夜长谈自己已经知道了神庙的具体位置。

  “司理理什么时候能入宫?”陈萍萍似乎对于千里遥控那个女人很有信心。

  范闲微微皱眉思考自己什么时候才能接触到司理理的那个弟弟随口应道:“我与某些人正在进行安排对于北齐朝廷来说这不是什么大事应该不难。”

  陈萍萍点点头转而说道:“你也清楚一处的位置本来是留给言冰云的。只是没有想到言若海居然年纪轻轻就想养老了言冰云一直在他父亲的手下做事对于整个四处非常熟悉留在四处也是个不错的选择。只是一处扔给了你你多用些心。”

  范闲眯着眼睛说道:“有什么需要我注意的吗?”

  陈萍萍古怪笑着望向他的眼睛:“有很多方面需要你注意。其实陛下一直希望你把一处重新给起来毕竟京官多在机枢如果不看紧点儿让他们与皇子们走的太近总会有些麻烦。”

  范闲心头一凛开始暗暗咒骂起宫中那位你儿子们闹腾着凭什么让我去灭火?

  陈萍萍枯瘦的手指轻轻敲了下轮椅的扶手他的手指指节突出就像竹子的节一样。范闲侧身看着听着扶手出的咚咚声音才知道原来这扶手中空与竹子一般不免有了一种奇怪的联想这位庆国最森严恐怖的老人与风中劲竹一般有节气?

  “这次在北边做得不错。”陈萍萍说道:“你让王启年留在那里我知道你想做什么不过一天陛下不话你一天就不能动手。”

  范闲皱眉道:“长公主从那条线上捞了不少钱。您也知道我年后就要接手内库如果不在接手前把这条线扫荡干净我接手那个烂摊子做不出成绩来怎么向天下交待?”

  陈萍萍看了他一眼。说道:“崔氏替长公主出面向北方贩卖货物你如果把这条线连锅端了有没有合适的人接手?”

  范闲以为他有什么好介绍于是做出一副洗耳恭听的神色。

  陈萍萍摇摇手:“这件事情我会向陛下禀报陛下也觉得长公主这些年手伸得未免太长了些不过毕竟都是一家人。他如果不肯杜口你就不要动手……你要知道院子也是希望你能将内库牢牢掌控在手中一来你本身就是提司二来你要清楚。监察院如今能够在三院六部之中保有如今的地位与内库也是分不开的。”

  范闲问道:“这是个什么说法?”

  陈萍萍看了他一眼用阴沉的声音缓缓解释道:“监察院司监察百官之权。所以就不能与这些部院生任何关系国务与院务向来分得极开。监察院一年所耗经费实在是个大数目但这么多年了没有一分钱是从国库里拔出来所以不论是户部还是旁的部都无法对院里指手划脚这便是所谓的独立性。”

  范闲明白了:“监察院的经费俸禄都是直接从内库的利润中划拔。”

  “不错。”陈萍萍继续说道:“这是当年你母亲定的铁规矩。为的的就是院子与天下官员们撕脱开来。所以你将来要执掌这个院子就要为院中几千位官员还有那些外围的人手做打算内库越健康监察院的经济根基就越结实就可以始终保持这种独立的地位。”

  陈萍萍冷笑道:“从十三年前那场流血开始陛下已经不知道弄了多少次新政老军部改成军事院如今又改成枢密院又重设兵部这只是一个缩影。这些名目上的事情改来改去看似没有什么骨子里的影响实际上却已经将这些部司揉成了一大堆面团而监察院之所以始终如初靠的就是所谓独立性。”

  范闲苦笑道:“这还不是陛下一句话。”

  “所以你要争!”陈萍萍寒意十足地盯着他的眼睛“将来如果有一天宫中要将监察院揉碎了你一定要争!如果监察院也变成了大理寺这种破烂玩意儿咱们的大庆朝……只怕也会慢慢变成当年大魏那种破破烂玩意儿!”

  范闲明白老跛子心中忧虑自己比他多了一世见识自然明白所谓监察机构独立性的重要。

  “所以说内库与监察院本就是一体两生的东西。”陈萍萍一字一句说道:“你父亲那想法实在幼稚!要掌内库你必须手中有权牢牢地控制住这个院子!而要控制住这个院子你就要保证这个院子的供血!不要小看钱这个东西这个小东西足可以毁灭天下控制最严的组织。”

  见他论及父亲范闲身为儿子自然不能多话只得沉默受教。

  当天范闲就去了一处正式走马上任一处的衙门并不在监察院那个方方正正外面涂着灰黑色的建筑之中而是在城东大理寺旁的一个院子里看那大门还是庄严肃然只是门口那块牌子却险些让范闲喷了充当马夫的藤子京一脸口水。

  他扶着马车壁强忍着内心的笑意看着那个自己觉得很不伦不类的牌子:

  “钦命大庆朝监察院第一分理处”

  范闲顿时产生了一种时光混流的荒谬感觉以为自己是来到了另一个时空中某个以油田著称的城市的检察院门口。

  轻车简从事先也没有和沐铁打招呼院里公文也还没有下。所以一处的那些监察院官员们并不知道今天会来新的头目门房处的人看着衙门口的马车好一阵嘀咕心想外面站着的那位年轻人像个傻子一样地捧腹笑着真是白瞎了那张漂亮脸蛋儿站了半天又不进来究竟是干嘛嘀?

  这时候范闲已经领着邓子越和几个心腹往里走了藤子京不肯进去从心里还是愿意离监察院这种地方远些。门房是今年近半百的老头儿赶紧走了出来拦道:“几位大人有什么贵干?”

  范闲微微一怔心想自己第一次贸然闯进监察院的时候。都没有人拦自己那是因为没有闲杂人等会跑到监察院去闲逛。他脑子转的极快看着这个门房来拦自己心想这个一处难道平时有许多官员来串门子?

  他今天虽然没有穿官服但邓子越几个人还是穿着监察院的服饰所以那个门房闹不清楚他们身份语气也还比较柔和。

  范闲没有理他径直往里走去邓子越将手一拦拦住了那个老头几个人便直接走进了衙门里。

  一进衙门范闲才现这个一处果然是与众不同不说没有人上来迎着自己询问一二走了几间房现房中竟然是空空荡荡。正当值的时候却是一个人都没有。他有些疑惑到了偏厅自寻了个椅子坐了下来隐隐听到衙门后方传来阵阵喧哗之声。

  启年小组里有好几个原一处的吏员今日跟着提司大人的也恰好有一个此人姓苏名文茂见大人脸色不豫赶紧跑到签房去寻当值的官员。不料竟是没有找到。苏文茂也自纳闷心想自己离开一处不过一年怎么衙门里整个的气氛都变得有些怪异了幸好是一处的老人找不到人还能找得到茶与热水赶紧恭恭敬敬地泡了杯茶端到了范闲面前。

  范闲也不着急手捧着茶碗轻轻啜着像朝中那些老大臣一样摆着沉稳的谱儿。

  邓子越瞪了苏文茂一眼意思是说怎么半天没找个人出来?苏文茂站在范闲的身边半倚着身子一脸苦笑哪敢回应实在是没有想到堂堂监察院一处在陈院长的威严之下竟变成了一般闲散衙门的模样。

  门房在门外探头看了一眼现这几位大人只是在喝茶估模是等人也懒得再理会。于是几人就这般尴尬地坐在厅中范闲有些不耐了站起身来示意他们几个坐着而自己却是走到了厅旁的柜上开始翻拣那些早已经蒙着灰尘的案卷心里想着居然没有人来拦自己这一处的纲纪也实在败坏得狠。

  忽然有几个人一边说笑着一边走了进来看他们身上服饰都是监察院的官员手里还提着个大竹筐子筐中用冰镇着鱼看样子还挺新鲜。这些人路过范闲一行时正眼都没有看一下只是有一位瞥见了苏文茂大笑着喊道:“老苏你今儿怎么有空回来坐坐?”

  苏文茂满脸尴尬却又看见了角落里范闲的手势只得赔笑说道:“今儿个提司在院里述职我们几个没事儿带着哥几个来逛逛。”一路北上启年小组是知道范闲的手段的积威之下竟是半个字都不敢提醒。

  那人一拍手掌喊其余人先将那筐鱼拎进去面露艳羡之色对苏文茂说道:“老苏你如今可是飞黄腾达了跟着那位小爷这今后还不得横着走?”

  苏文茂斟酌着措辞小意回答道:“提司大人要求严明我可不敢仗着他老人家的名头在外面胡来。”

  那人哈哈一笑说道:“不谈那些了反正这些好事儿也轮不到咱们一处走走走……”他同时招呼着邓子越那几个同僚“既然来了就不要先走院子里那会要开多久大伙儿都清楚先随我进去搓两把也好。”

  邓子越冷哼一声将脸转到一边。那人见他不给面子脸上也露出尴尬之色心里恨恨想着不就是抱着了范提司的大腿吗?神气什么?也不再理他们只与苏文茂闲聊了几句便准备离开。

  恰在这时范闲走了出来满脸温和问道:“这位大哥先前看你们装了一筐中午准备吃这个?只怕我也要叨扰一顿。”

  衙门里光线暗那人没有看清楚范闲面貌只知道是位年轻人呵呵笑着说道:“那可舍不得吃呆会儿分回家。”

  “噢?看来是挺名贵的鱼了不然也不会用冰装着。”范闲说道。

  “那是!”那人斜也着眼看了邓子越一眼面露骄傲之色“南方八百里加急运来的云梦鱼大湖里捞起来的鲜美得很不用冰镇着早坏了这京都城里就算是那些极品大臣想吃也不是件容易的事儿。也就是军部有这个能耐也亏得咱们是堂堂监察院一处不然哪里有这等好口福。”

  “原来是军部送过来的。”范闲微微一笑知道京都各部司肯定会一力讨好一处只是没有想到会这么下功夫

  那人一拱手道:“不说了诸位既然是等提司大人散会那就稍坐会儿我先进去把自家那条鱼给拎着了再出来陪几位说话。”

  范闲说道:“不慌我们来还有件事情要拜访沐大人只是一直没找着人还请这位兄台帮个忙。”

  那人看了他一眼笑着说道:“我当是多大事儿我去通报去你们等着。”

  ——————

  那人笑嘻嘻地往后院走着一离开范闲几人的视线后脸色却马上变了一路小跑进了衙门后方的一个房间一脚将门踢开!

  房内正有几个人正坐在桌上将麻将子儿搓得欢腾被他这么一扰吓了一跳不由高声骂了起来。坐在主位上的沐铁更是面色不善一颗青翠欲滴的麻将子儿化作暗器扔了过去骂道:“奔丧啊你!几条鱼也把你馋成这样。”

  那人哆哆嗦嗦道:“沐大人处里来了位年轻人。”

  沐铁皱了皱眉头自矜:“什么人啊?如果是相熟的就带过来我可舍不得手上这把好牌。”

  “不熟。”那人颤抖着声音说道:“不过苏文茂也跟着我估摸着……会不会是……那位小爷来了?”

  沐铁悚然一惊拍案而起指着他的鼻子骂道:“你……你说话要负责任!”他吓得站起身来原地绕了几个圈惶急问道:“真是提司大人?”

  “估摸着是。”那人满脸委屈:“当着他面我可不敢认他假装不识赶紧来通知大人一声若真是范提司您可得留意一些。”

  沐铁满脸惊慌赶紧吩咐手下撒了牌桌重新布置成办公的模样一路小跑带着那人往衙门前厅赶去一路跑一路说着:“风儿啊记你一功回去让你婶婶给你介绍门好亲事……娘的这提司大人怎么说来就来了幸亏你反应机灵……真不愧是咱们钦命监察院一处的!这情报伪装工作设有丢下很好很好!”

  被称为风儿的这位密探将手上的冰水往屁股后的衣衫上抹着说道:“是沐大人领导有方领导有方。”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阿麦从军


庆余年 庆余年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