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余年
庆余年全文阅读

首页 > 庆余年

庆余年

第一百二十五章 明家悲情的背后

  许多年来明家一直在江南一带繁衍生息经由前后数十年几代主人的小心经营大胆开拓终于成为天下屈一指的大族之一。而在后来攀上了长公主的关系摇身一变成为内库皇商之后借助内库货物所带来源源不断的银两灌注明家的手足伸的更远更深不仅仅在苏杭两州拥有无数产业直接控制着大量的船舶、车行和商铺而且家族成员间接也控制着许多虽不起眼却深深与江南百姓息息相关的生意。

  比如粮油膳食青楼甚至有人说过一句话江南人只要一开门就必定会和明家的产业打交道。

  这样一个庞大的家族族内的派系本身就异常复杂但最高的掌权部分依然是明氏本家的两房六子其余的偏远一些的房只是负责打理中下层的生意而已。

  由于深深明白家族内部分裂的危害性所以明老太君当年在独掌明家大权之后所做的第一个安排就是除了长房明青达一支之外所有的另外五位明家子弟只有分红之权对于明家庞大的产业却没有任何安排与建议的权力严禁他们参与到家族生意之中。

  这个安排毫无疑问是明智的至少用这种强力手段保证了明氏家族表面上的团结与良好的合作没有产生如同别的家族一般同样的问题家族内部至今还算统一对外。

  但是。虽然不能参与到家族生意那其余五位爷年年坐收家里来地大笔红利也不可能把这么多银子捂在被子里生小银鸡儿总要拿到外围去投资自然也在江南做了不少的生意。

  明家就是用这种办法一步步将手伸的更长更细因为这几房的生意最后依然是要攀附在明家的大枝上如果明家倒了那五位爷们儿的生意也会出大问题。所以他们必然会用自己手中的实力为长房保驾护航。

  所以在范闲的眼中这些名义上并不属于明氏公中的生意……依然姓明很自然的监察院开始一视同仁地骚扰这些生意。

  这下那五位爷们可就有些挺不住了心想家里地好处自己没有得多少自己还得被牵连着生意越做越难。这可怎么办?

  ……

  ……

  “睁开你的狗眼看看在你面前的是四爷!”

  明家四爷乃是姨娘所生。在家中的地位本就不高所以一直以来都只喜欢遛鸟为乐免得得罪老太君和大哥每年靠自己得的年例银子做了些生意开了一个蔬果商行。做做公中手指捏漏的生意日子过的自然也是顺心无比。

  但最近他却无论如何也顺心不起来商行天天在查生意稍显颓落虽然并没有太严重的结果可是那种不好地趋势却是清清楚楚。往常在自己面前点头呵腰的官员们也很少肯和自己喝茶。

  他明白是监察院被那些官员吓住了。

  但是怎么也轮不到面前这人来撩拔自己明四爷略显苍白地脸上闪过一丝狞色一巴掌扇了过去。扇得面前那个南蛮子原地转了三圈脸上骤现一个红掌印。唇边流出一丝血水。

  明四爷是苏州城里最大的蔬果贩子看着不起眼却垄断了江南三成成的瓜果生意包括对宫中的进项事宜也是由他一手打理称他一声瓜王是没有什么问题的。而且他仗着明家的声势自立行会从全盘上打理着整个江南地瓜果市场这么些年来都不曾有过什么强力的人物敢到他的田里摘些瓜果来吃。

  但这几日却忽然从岭南来了一位商人跳过了明家与熊家之间的协议不经明四爷的手直接将瓜果贩到了苏州。

  岭南天热果美只要解决了长途运输的问题自然大有可图。如果那位商人懂得规矩来苏州后就先拜一拜明四爷或许明四爷也会点点头给他一些份额去做谁知道这位商人不知道是不懂规矩还是有什么可以凭恃地地方竟是仗着自己手中的货多价廉硬生生将苏州乃至江南的瓜价在十日之内打低了两成这位商人的生意也迅扩张了起来。

  明四爷满脸阴笑盯着被自己一耳光打倒在地的岭南商人嘿嘿笑道:“现在是谁都欺到我明家头上了?一个区区南蛮子你哪里来地胆子?”

  其实他心里清楚当自家生意开始被监察院打压不论监察院真能起到多少作用但这种风声一旦传开趋势一成无数往年被自家压着的商人势力都会开始蠢蠢欲动想借着明家焦头烂额之际来趁机获取一些好处。

  但是……明四爷拿范钦差没有任何法子怕都来不及但怎么会放着一个南蛮子在自己地地盘上搞三搞四!

  “用棍棒教育一下。”明四爷望着地上哭泣求饶的岭南瓜商唇角闪过一丝鄙夷之意。

  话音一落院中惨叫之声再起明四爷的手下拿着木棍狠狠地向那名岭南瓜商身上砸去打的砰砰作响那可怜商人的骨头都不知道被打断了多少根惨叫之声渐低整个人深身是血被打昏了过去。

  旁边的心腹账房看着这血腥场面

  心头一颤凑了过去说道:“四爷这人……应该是熊家的人。”

  “我知道。”明四爷厉声说道:“熊百龄这个老王八想用这个瓜商来试探一下我不打回去他还真以为我明家可欺。”

  帐房先生苦笑说道:“四爷。这时节可不能给家里惹麻烦。”

  明四爷想到一椿事情神色一黯说道:“老太君已经开始怀疑我了我这时候不表现地冲动一些怎么办?”

  帐房先生也是心头涌起无数复杂的情绪根本不知道该怎么说话。

  明四爷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望着地面上那名浑身是血的岭南商人阴声说道:“不是不让你做生意但做生意不是欺负人。你可不能欺负我。”

  那名岭南商人已经醒了过来听着这话吓得不浅赶紧拼命点头。

  “交一万两银子同时把价调回来咱们公平竞争。”明四爷嘿嘿一笑笑声里无比阴厉“你不欺负我。我自然也不会欺负你。”

  整治完这人后明四爷喊人把那商人叉了出去。望着地板上的血渍呸了一口唾沫咬牙骂道:“范闲欺负我我没辄你熊家又是***哪根葱?”

  回到屋内明四爷洗净了双手。卷起袖子从廊边取下鸟笼开始逗弄起来只是嘴里吹着哨子眼神却有些飘离。

  帐房先生畏畏缩缩跟在他的身后低声说道:“四爷。您是说……和夏栖飞见面的事情被老太君知道了?”

  明四爷身子一僵忽然大怒骂道:“还不是你出的馊主意!说什么脚踏两只船明老七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又有钦差撑腰公中的产业总要被他夺回去……要老子和他见面。抢先说上话!***第二天就被老太君叫去训了一顿差点儿没活着出来!”

  他气恼无比好不容易才平伏了胸中情绪冷冷说道:“监察院最近正在针对咱家今天我不凶残些老太君和大哥会怎么看我?”

  帐房先生被东家骂地大气不敢出哭丧着脸说道:“可是夏当家的那日要与您见面您不见也是不成的四爷……您真地不想听夏当家那番话?”

  “七弟啊七弟……”明四爷想到那个突然冒出来的弟弟感觉很有些奇怪关于夏栖飞母子被明老太君阴害一事他也只是偶有耳闻自己与母亲却是干干净净所以并不像长房一样害怕对方一想到那日夏栖飞传达的钦差的话语他眼中的神芒一闪即逝无奈叹息道:“我怕钦差大人但我更怕老太君……而且明家毕竟如今是咱们明家的人地明家真要听你的话与夏栖飞联手有那样一位可怕地钦差在后面看着明家就会……变成朝廷的明家。”

  明四爷惨惨一笑说道:“不管长房再如何霸道但毕竟大家兄弟这么多年我终究还是姓明的。”

  帐房先生不敢再进劝。

  ……

  ……

  明四爷正式拒绝了范闲经由夏栖飞递过来的好意于是华园方面的反应也极快地到达了他在苏州南城所购买的大宅。

  苏州府衙役推门而入在虎视眈眈地明家打手注视下颤颤抖抖地来到堂家取出告票要求明四爷随己等回苏州府听审。

  “听审?”明四爷浑没料到自己也要被人抓去审问的那日对那名衙役厉声喝道:“我看你是不是糊涂了?何人告我?告我何事?”

  那名衙役也是身非得已不然一般情况下哪里敢来得罪明家正牌四爷?平时都恨不得跪在地上去舔对方的靴子……这位衙役苦笑着向明四爷递了个眼神示意后面有人又压低声音哀求道:“是一名岭南商人告明家四老爷欺行霸市伤人并纵下行凶。”

  明四爷一愣眉头皱了起来他是没有想到那名岭南商人居然敢去告自己更没有想到苏州府居然会接了这个案子……已经很多年了明家在江南是那样的特殊苏州府和自家的关系如此亲密怎么会收了那名岭南商人的状书?虽然最近监察院最近在堵玩明家但是监察院最大地问题就是不能干涉地方政务也不能直接干涉民事这等刑名官司监察院无法领头来做所以他先前纵奴行凶之时并没有太多的担心。

  但是苏州府居然真地派人来了!

  他的眼光越过那名衙役的脑袋。看到几名官差地后方站着一名面容十分陌生的朝廷官员看官服品秩不高而且不像是朝官系统地服饰。他的眼睛眯了起来猜到了对方的身份——原来从岭南商人进院开始所有的这一切都有监察院的官员盯着难怪对方地反应会如此之快!

  明四爷眼皮子一跳知道自己算错了一件事情虽然监察院不可能直接审问自己却可以盯着苏州府做事如果苏州府真的对自己不理不问……只怕监察院便会去捉苏州府的官员回去问话了。有这样强大的威慑力在此难怪苏州府今天敢来拿自己。

  华夏中文网玄幻武侠s5ihdnetbsp;他冷笑一声望着那名衙役说道:“我便是不去又如何?”

  那名衙役急得快要哭了出来

  哀求道:“四爷好歹给知州大人一个面子。”

  明家的下人们都鼓噪了起来手拿木棍将衙役们围在当中冷冷的目光可是有意无意地盯着人群最后的那名监察院官员。

  那名监察院四处官员微笑说道:“几位官差大哥你们到底准备怎么做呢?这里好像有人……准备造反了。”

  殴打官差不听朝廷之令。和造反有什么区别?

  苏州府官差听着这话知道今天这人是必须要抓回去了。不然地话知州大人都无法向监察院交差那名岭南商人的惨状公堂之上已经有人看见而且此时华园也来了人正在公堂对面地茶铺里喝茶。所有的一举一动都不可能瞒过钦差大人的双眼。

  官差将心一横望着明四爷说道:“四爷请!”

  他用眼光不停地向对方示意着让对方明白今时不同往日该服软的时候先服软。至于被拿入苏州府后事情自然还有转还之机。

  明四爷微微低头沉吟许久强行压下心头的怒气也清楚今天的局面是怎么回事。点了点头。

  那名官差大松了一口气叹息说道:“四爷可怜小地。”

  那名年轻的监察院四处官员在后方冷笑看着这一幕。

  帐房先生凑到了明四爷的身边。担忧说道:“四爷怎么办?”

  明四爷阴笑一声将手中的鸟笼砸在了地上砸的鸟笼崩裂鸟羽乱飞鸟血四溅……他冷冷笑道:“去便去罢这么些年只在苏州府后园喝过茶却没有机缘瞧瞧苏州大狱的真实模样今儿就去开开眼。”

  他又压低声音急促说道:“马上传消息回明园让大哥把我保出去……不要担心老太君会因为这件事情更相信我地。”

  交待完事情之后明家四爷就这样在人生当中第一次被官差请回了苏州府的大牢。

  “看来四弟……没有别的意思。”消息传回明园之后明青达一方面派人去打通渠道自己去走入了母亲所居的清静小院向那位枯坐于椅的老太君禀告道:“我这就去把他接回来虽然伤了一个岭南商人苏州府迫于监察院地压力索他回府但事情毕竟不大应该没有什么后患小范大人也没办法用这件事情咬死四弟。”

  椅上的明老太君却陷入沉默之中老而深陷地双眼闭着似乎在思考什么问题始终没有回答明青达的话。

  明青达略感觉奇怪片刻后便涌起一股寒意。

  明老太君缓缓睁开有些无神的双眼说道:“明家已然风雨飘摇老四先是与夏栖飞暗中见面是为不忠后又妄行妄为害得家里要为他担心是为不孝如此不忠不孝之徒保他作甚?”

  明青达默然之后复又悲然明家对范闲咄咄逼人的攻势所采取的即定方针就是以退为进玩弄悲情所以他才会在内库上一跪事后一病……如今监察院威逼极猛明家颤颤巍巍看上去确实极为可怜而明老太君的意思……似乎是准备在自家的伤口上再划拉开一道更深的血口。

  他深吸了一口气平稳说道:“如今局面还在掌握之中小范大人也只能走外围拿不住咱们的真正把柄这时候用不着牺牲那么大……他毕竟也是明家的血脉。”

  明老太君冷漠无情看了他一眼说道:“钦差大人会逼的越来越狠我们终究是需要牺牲一个拿得出的人物来换取江南百姓的同情天下士绅的倾向如今老四被拿入狱这岂不是最好的机会?如果让人们知道钦差大人为索银财硬生生逼死了明家一位老爷朝廷会震惊我们会获得很多好处和时间……这笔买卖是划算的。”

  明青达面色不变想了片刻之后说道:“都依母亲的意思。”

  他心里清楚四弟毕竟是姨太太的儿子在母亲的眼中都是属于可有可无的人物。

  明老太君望着他冷冷说道:“家里流水差成这样吗?为什么最近你时常要向招商调银?”

  明青达心头冷笑着心想太平钱庄的印鉴一直都在您的手上我如果要把明家真正地拿在手中不想些别的门路如何做得?心里是这般想的嘴上却温和无比地解释了几句。

  明老太君点了点头最后缓缓说道:“只是老四只怕还不足以让天下人的心思都倒向咱们明家……青达你要做好准备也许明家家主的位置你要被迫让出来如此才能让天下人察觉到我们明家的惨状。”

  明青达微愕深深鞠躬退出院去。

  在院外他与一直等着自己的儿子明兰石微笑说道:“听见没有?我就说过……她最疼的只有你六叔。”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阿麦从军


庆余年 庆余年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