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余年
庆余年全文阅读

首页 > 庆余年

庆余年

第八十九章 雷雨(上)

  天蒙蒙亮云渐渐汇拢到京都的正上方将蒙蒙的亮也转成了昏昏的黑。皇宫后方那片杂乱的建筑群里正在休息的太监宫女们还在睡梦中翻着身子然而这其中有些人早就已经醒了。

  洪竹强打着精神一记一记拍着自己的耳光想用这样的动作来让自己保持镇定。他今天没有在东宫当值所以没有被那些太监和侍卫们杀死灭口然而就算住在浣衣坊的院子里他依然感到害怕不知道接下来自己要面临的是什么。

  院外忽然传来一阵声音虽然没有惊醒那些睡梦中的人却吓得洪绣一下子冲到了窗边袖子里的手紧紧握着一柄范闲赠给他防身用的喂毒匕时刻准备着与那些来灭口的人拼个你死我活。

  如果拼了自然也难逃死路可是如果不拼就束手就擒内心像读书人一样倔耿的小洪公公是怎么也不干的。

  他的手在抖耳朵贴在门上听着院外的声音不时有惨哼与哭号声响起只是那些声音只响得几瞬便马上消失。

  他的脸无比惨白知道外面有人在杀人浣衣坊这一片地方住着的太监宫女基本上都是服侍东宫与广信宫的下人洪竹当然心知肚明外面生的一切是为了什么他握紧了匕紧张地咬着嘴唇以至于嘴唇破了条小口都没有注意到。

  不知道那些人什么时候来杀自己。

  不知道自己可不可以拼死一个人。

  洪竹紧张地等待着死亡的到来。

  ……

  然而不知道过了多久仍然没有人来叩响洪竹的院门渐渐浣衣坊里的动静也消失了院外回复一片平静。

  洪竹咽了口略带腥味地唾沫。紧张地从门缝里往外观看现外面已经没有人。他想推门出去看看到底生了什么事情然而他的身体早已被恐惧变得僵硬了起来半晌挪不动步子。

  他蹲下揉了揉脚腕鼓足所有的勇气推门走到浣衣坊的街上有些失神地四处观看着现不远处那些小太监宫女们的住所大门紧闭似乎没有什么异常。

  他走到一个院子外小心翼翼地伸手去推。

  门没有闩上。一推即开。

  洪竹看着眼前的院子脸上的惨白之色更浓。就连嘴唇都开始泛着青光。

  他没有看到满院的尸体但是他看到了不起眼角落里的几滩血迹。而且这个院子已经空了没有一个人存在。

  想必其它的院子里也是这样这些院子里地太监宫女们都已经被陛下下旨杀死就连尸体也在凌晨前黑暗掩护下被拖到了某些隐秘的地方烧掉。

  陛下地手果然血腥。

  ……

  洪竹有些痴傻地退出那间空无一人的小院站在了浣衣坊无人地小巷中。他不明白为什么那些人没来杀死自己。一种劫后余生的感动和害怕在他的心中交织着让他整个身体抖了起来。

  咔的一声!

  天上层层乌云的深处亮过一道明光。转瞬即逝雷声轰隆隆的传遍了京都以及京都四野的乡村紧接着大风一起。无数地雨点便在风雷地陪伴下往地面上洒落。

  洪竹在大雨中站立着任由雨水冲刷着自己的脸打湿自己单薄地衣裳许久之后他才回过神来紧紧握着像救命稻草一样的匕回到了自己的小院之中紧闭木门再也不敢打开——

  “父皇这是为什么!”太子用一种平日里极难见到地愤怒怒视着自己的父亲大声吼叫道:“为什么!”

  庆国皇帝没有回答他的话只是盯着皇后那张失魂落魄的脸庞将双手负在身后缓缓低下头将脸贴在了皇后的脸旁。

  皇后的身体无来由一震看着这个自己最熟悉最爱也是最恨的中年男子靠近了自己看清楚了他身上那件黑边金黄辉映的龙袍看清楚了龙袍上金线的纹路嗅到了对方身上的味道却是看不清楚这名男子脸上的表情看不清楚那表情下面隐着的心情。

  很多年过去了皇后其实一直都没有看清楚皇帝。

  她的身体又抖了一下很明显这位皇后对于皇帝陛下从骨子深处感到畏惧。

  皇帝附在她耳边轻声说道:“你教出来的好儿子。”

  皇后一下怔住了她根本就不清楚为什么今天会出现清宫这样可怕的事情此时听皇帝一说才知道原来和太子有关可是太子最近如此安稳本分能惹出什么事来呢?尤其是听到皇帝说的这句话一种女性独有的情绪让皇后激动了起来尖着声音嚷道:“我的儿子?难道不是你的儿子?”

  回答皇后的是啪的一声脆响皇帝缓缓收回手掌看着面前捂着脸颊不可置信看着自己的皇后冷漠说道:“如果你不想朕废后就不要在这里大吼大叫。”

  话语虽然轻柔却挟着股令人不寒而栗的冷峻之意。

  皇后的眼中闪过一抹绝望望着皇帝神经兮兮哭笑道:“你打我……你居然打我?这十几年了……你看都懒得看我一眼这时候居然打我?我是不是……应该谢谢你?”

  这个时候太子看着母亲受辱早已狂吼一声冲了过来拦在了皇后的身前愤怒而无措地盯着皇帝大叫道:“父亲够了!”

  可是虽然他拦皇帝与皇后中间可是皇帝那双幽深的眸子却像是根本没有看到太子这个人直接穿过了他的肉身盯着他身后泫然而泣的皇后淡淡说道:“切不可失了体统。知道吗?皇后。”

  皇后畏惧地抬起头来隔着太子并不宽厚的身体看了皇帝一眼咬着嘴唇半晌没有说话。

  皇帝见她并不答话眉头微皱往前踏了一步。

  再往前一步就要直接撞到太子地身上。

  太子此时的心已经凉透了他知道自己的父皇是个怎样刻薄无情的人物一代君主。从来都不会有什么妇人之仁尤其是此时此刻。父皇扇了母后一个耳光可至少证明了。他还将母后当作一个人看待。

  可是皇帝的目光直接穿透了自己就像自己不存在这说明什么?这说明皇帝已经不把自己当人看了!

  ……

  太子不明白父皇因为何事如此动怒如此不容自己忽然间想到一椿事情脸色变得愈惨白但他却依然挡在了皇后的身前。因为他要保护自己的母亲。

  虽然皇帝只是向前踏了一步。但太子却感觉到一座大东山凌顶而来一股逼人的气势从面前这个穿龙袍的男子身上喷。直接压在了自己的身上。

  太子似乎能够听到自己膝盖咯吱响地声音他害怕了他想退开。可是他又不通退开因为他知道皇帝正在盛怒中他不知道皇帝在盛怒之下会对母后做出什么样的事情。

  所以他一步不让地站在皇帝与皇后之间拼尽自己地全力抵抗着那股逼人的气势他地心里有些恍惚想着难道这就是一位一代霸主所拥有的气势?能够坐到龙椅上的人难道就必须这样铁血无情?

  “为什么?”太子在强大的压力下艰难支撑脖子上青筋直冒尖声吼道:“父亲为什么!”

  这一次皇帝终于正视了太子一眼看着这个敢拦在自己身前的年青男子眼瞳里泛着幽幽的光声音像是从他的唇缝里挤出来一样低沉骂道:“恶心!”

  ……

  太子明白了太子证明了自己地猜测太子崩溃了太子地腿软了一下子跌坐在皇帝的身前开始嚎哭了起来眼泪鼻涕涂满了整张脸。

  皇帝没有再看他一眼走到皇后地身边冷漠地挥手又是一记耳光抽了出去!

  皇后一声惨呼被这一记耳光打的翻倒在地躺在了矮榻之上。

  皇帝低下头附在皇后耳边用一种咬牙切齿的声音说道:“朕将这孩子交给你你就把他带成这种样子?”

  ……

  皇帝抬起身子冷漠地向东宫外走去将要出宫门时他回头冷漠而厌恶地看了瘫坐在地上地太子一眼鄙夷说道:“如果你先前敢一直站在朕的面前朕或许还会给你些许尊重。”

  说完此话这位异常冷酷无情的庆国皇帝拂袖而去他的身影显得是那样的挺拔那样的冷峻根本不像是一位丈夫或是妻子而……只是一位君主。

  东宫的大门被缓缓关上了殿内的血腥味道还残留着但除了痛哭着的皇后与太子之外没有一个人显得是那样的寂清。

  太子忽然缓缓地站起身来有些木然地将母亲扶着坐好。

  啪的一声皇后打了他一记耳光。太子却是躲也不躲眸子里充斥着绝望与挣扎的眼神一举手握住了母亲第二次扇下的手腕狠狠说道:“母亲……如果你不想死就赶紧想个办法通知奶奶!”

  皇后一下子怔住了。

  ……

  东宫与广信宫宫内与宫外浣衣坊内外就在半个时辰之中任何一个曾经在两座宫殿内服侍过的太监与宫女此时都已经被尽数杀死除了洪竹之外没有留下一个活口数百条冤魂就为了皇帝遮掩皇室的丑闻而牺牲。

  或许直到此时这位庆国的皇帝陛下才开始逐渐展露自己最铁血、最冷酷、也是最强大的那一面。

  这位穿着龙袍的中年男子一个人来到了广信宫外。

  他的身旁没有跟着任何一个太监。

  洪老太监见他来了深深躬身一礼然后像一个幽魂一样消失无踪。

  这整座广信宫便只剩下宫内的长公主与宫外的皇帝两个人隔着厚厚的宫门而立不知道彼此都在想些什么接下来的是死亡还是回忆?是十几年的相知还是一刹那的生离?是君臣还是兄妹?

  起风了。

  京都上空的乌云越来越厚。

  一道闪电劈了下来无数的雨水倾盆而下。

  坐在矮榻上的长公主缓缓抬头用一种冷漠可笑的目光看着宫门口宫门咯吱声中被缓缓推开一个浑身湿透长披散于后的中年男子缓缓走了进来他身上的龙袍上绘着的龙似乎正在湿水中挣扎着想要冲将出来撕毁这人间的一切。

  长公主李云睿冷漠地看着他说道:“原来你也会这样狼狈。”

  嚓的一声!天空中雷电大作电光照耀着昏黑的皇宫在极短的时间内将所有的事物都照耀的光亮无比。

  尤其是皇帝陛下的身影那个愤怒而压抑孤独而霸道的身影。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阿麦从军


庆余年 庆余年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