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余年
庆余年全文阅读

首页 > 庆余年

庆余年

第一百零八章 启年小组踏上各自的路

  没有过多的寒喧别后情形没有过多的请安没有过多的悲哀与愤怒留在这间僻静小院里的启年小组成员们很平静地向范闲见礼然后用最短的时间将他们掌握的监察院内部情况汇报了一番。在这七日里驻守在监察院外的枢密院军方力量已经撤走了大批监察院内部的清洗换血工作也在宫里旨意的强压和言冰云的配合下极为快和有效地展开。

  这些情报都是极敏感而重要的只是这个院子里的启年小组成员本来最初的时候都是监察院内的能吏这七日刻意替被软禁在府中的范闲打听倒着实打探到了不少消息。

  范闲沉默地听着微微点了点头在陈萍萍死后自己的院长被撤之后皇帝陛下对监察院进行换血和充水都是预判中的事情有言冰云帮手再加上君威在此监察院群龙无谁也不可能强行扭转这个趋势。

  “虽然这个院子言冰云不知道但是他毕竟这些年时常跟在大人身边我们有些担心。”一名启年小组成员看着范闲说道:“在京都内的集合地点需要重新选择一个。”

  这名官员直呼言冰云之名很明显再没有任何的敬意虽然言冰云一直没有加入启年小组但身为范闲臂膀和监察院高阶官员的他向来极得启年小组尊敬只是这些日子来言冰云在监察院内所做的事情让所有的监察院官员都对他产生了仇恨。

  言冰云是范闲的亲信但从来都不是范闲能够完全信任地人。因为这位长于谋略的小言公子是一个……独立的人。范闲沉默片刻摇了摇头既没有对此表达意见也没有说应该继续选择另外的接头地点。一方面他对言冰云依然还是留存些许寄盼甚至还有些隐隐担心言冰云会不会在监察院内部地怒火中销亡二来今天一晤之后启年小组的人便必须散离京都这间王启年花了一百二十两银子买的小院子也便荒废了何必再去费神。

  见范闲没有应声那名官员摇了摇头继续汇报道:“城门一开往西凉和闽北的人已经去了想来邓大人和苏大人一定会第一时间得到消息。请大人放

  这便是范闲被软禁时最担心的事情邓子越和苏文茂是继王启年之后他最信任的两个下属所以也被他分派了最重要的职司。一在北齐后转西凉一在江南盯着内库如果这两个人被皇帝陛下消除了范闲只怕会后悔终生虽然不知道陛下会不会有闲情事先就布置下杀着但既然消息递了出去范闲略放心了些。

  他看了一眼院子里身旁的这些启年小组成员唇角微翘温和地笑了起来自己被软禁在府中七日这里的部属也忙碌了七日。除了打探消息之外今天也终于想尽一切办法进入了范府不得不说这些部属才是监察院里最有实效的那批人。

  启年小组地名字取自王启年从庆历四年开始。直到庆历七年秋王启年失踪整整三年的时间所有的成员挑选进入都是王启年一手决定。这些成员原本在监察院中都是不起眼地编外文职人员或是不受重用的下层官员。然而却恰好合了范闲的眼缘。王启年脾气这些官员一旦拢在了范闲的麾下。却忽然回复了他们最初强大的执行能力回复了光彩成为了监察院内部很隐密却又很出名的一个小组一个直属于范闲的小组。

  比如这些日子里这些启年小组成员的应对极得范闲的风格一旦知道事有不谐第一时间内遁入黑暗之中在保住自己性命的前提下没有冲动地去做任何事情而是小心翼翼地探知着各方地反应和情报然后找到合适的方式交由范闲定夺。

  拥有这样一批忠诚而不自骄能干而不盲目的下属不得不说是范闲的一种幸运。他的眼光拂过院中诸人地面庞心头一动忽然想到除了王启年慧眼识人之外监察院内部怎么可能有如此多的精英被埋葬多年蒙尘多年却要等着自己从澹州来京都后才掘出来?王启年真有这样的毒辣眼光?还是说这些……忠诚的下属本来就是那位监察院的老祖宗一直压制着留给自己如今使用?

  范闲地眉头皱了起来心乱了起来思及陈萍萍待自己地亲厚许久无语一声叹息却也没有时间去问这些下属什么直接挥了挥手走进了院子后方那座井旁的安静房间里。

  房间里一张大大地书桌上面摆放着监察院专用的纸张封套还有一整套火漆密语的工具砚台摆放在书桌的右边初秋的天气并不如何冰凉想必要化墨还是很简单的但是范闲没有去磨墨而直接从书桌下方取出了内库制出来的铅笔用两根手指头拈弄着。

  铅笔的尖头一直没有落到雪白的纸张上想尽许多方法才逃离了朝廷的眼线来到了这个小院子毫无疑问范闲已经将自己应该布怎样的命令想的清清楚楚然而他最终还是把铅笔放了下来任何事情一旦落到纸上那便是把柄和泄漏的可能。

  庆历六年的冬天他时常来这座小院子那时候司理理的亲弟弟还被他关着当人质那时候海棠还在北边的那个小院子里催动思辙拉磨那时候范闲经常给海棠写信细细想来那时候虽然在京里与长公主二皇子斗的不亦乐乎但其实心境是平稳安乐的然而如今海棠朵朵在草原上成为了庆国的敌人思辙被迫在上京城里消声匿迹而范闲的心境也早已经变了。

  所有启年小组的成员都站在屋子里沉默地等待着范闲出指令。

  “稍后马上离开京都。在得到我地书面命令之前再也不许回来。”范闲没有花什么时间去梳理自己的情绪盯着众人加重语气说道:“这是第一个指令你们必须活下来。”

  “是。”众人沉声应道。然后在范闲的目光示意下出去只留下了两个人。

  启年小组前三年一直在王启年的控制下后来则是交到了邓子越地手里邓子越去了北齐后便是范闲亲自在管沐风儿只是负责贴身的事务。小组的人数拢共不多这些年的风波动荡里死了不少如今一部分人随着邓子越在西凉一部分人随着苏文茂在江南闽北还有一大部分人被范闲留在了东夷城。此时还留在京都的算是范闲唯一能够直接使动的下属也正因为如此。范闲不愿意他们再折损任何人。

  范闲盯着屋内二人当中的一个从怀里摸出一柄玉钩递了过去说道:“你去青州不要惊动四处的人直接随夏明记的商队进草原找到胡歌告诉他我需要他在秋末的时节动佯攻将青州和定州地军队陷在西凉路。”

  那名官员接过玉钩直接说道:“左贤王死了快一年。胡歌虽然有了大人暗中的支持集合了很大的力量可是要说动胡人冒着秋末冬初地危险气候来进攻我大庆城池只怕他还没有这个能量。”

  所有人都知道范闲出来一趟不容易所以这些下属并不隐瞒自己的意见。而是尽可能快完整地表达自己的意思。

  “佯攻而已再说他要报仇能够耗损一下王庭和右贤王的实力他肯定愿意。”范闲说道:“至于能量不够的问题你告诉他。我会安排王庭里的人站在他这一边。”

  “可是京都的消息想必也会传到草原上。一旦胡歌知道大人失势……他会不会撕毁当初定州城内的协议?”那名接过玉钩的官员依然充分表达着自己的意见。

  范闲没有一丝不耐烦地情绪。说道:“胡歌是个聪明人他必须把赌注压到我的身上。”他看了一眼那名官员手中拿着的玉钩摇头说道:“如果他想玉钩的主人活着。”

  玉钩是草原胡族某部末代王女玛索索自幼的饰物当日在定州城内范闲与胡歌见面时便曾经给过方这次地信物便是第二只。玛索索如今虽然被安置在大皇子的别府中但是她的身份依然是属于抱月楼一系范闲再如何失势但是要对付这名弱女子却没有太大的难度。

  那名官员思忖片刻觉得院长大人的指令没有什么遗漏处将玉钩放入怀中出了书房自行离开了小院至于这名启年小组地成员怎样逃出京都怎样越过青州进入草原并且联络上胡歌那是他地问题范闲相信这些属下的能力。

  “你去定州入大将军府找到世子弘成。”范闲地怀里像是一个百宝箱一般他又从中摸出了一页纸纸上字迹隐约是诗词“这是信物如今京都动荡我已被赶出监察院他那方肯定收到消息早只怕不会相信监察院的腰牌和启年小组的腰牌你拿这页纸给他看他就知道你是我的人。”

  这页纸是从一本书面撕下来的书是前朝诗集这还是很多年前范闲在苍山度冬的时节二皇子通过弘成的手送给范闲的礼物只怕很多人早就忘了但范闲知道弘成不会忘。

  “把先前我说的那些话关于胡歌关于胡人会在冬初进犯的消息全盘告诉弘成让他做好准备尽可能打的吃力点儿……”范闲的眉头微皱“嗯他如今应该能明白我的意思只是想替他觅个法子不被召回京都他应该知道怎样做只是提醒他双方要配合好一些我送他这块看似难啃的骨头实则好吃的肥肉切不要真让胡人占了便宜。”

  “是大人。”那名官员领命而去。不紊地通过启年小组的成员向着天下他所关心他所能影响的势力传达着自己的意志。

  “你去东夷城。先找到沐风儿把我地意思告诉他小梁国的叛乱可以利用一些把那把火保持的差不多大小。不要烧的太厉害也不要熄地太快。”

  “做完之后你再去见王十三郎告诉他我在京都等他。”范闲坐在书桌之后微微皱眉挑动东夷城的内乱可以将大皇兄拖在那边只是却有些对不起王十三郎只好先瞒着他了“另外……让他代我用剑庐令剑挑出两位信得过的。派往江南派到苏文茂的身边。”

  “你亲手把这封信送到大殿下的手上告诉他。京都一切都好不要急着回来。”范闲眉宇略有忧虑因为对李弘成他可以讲清楚自己的想法可是他却没有信心能够控制住大皇子。

  陈萍萍的凄惨死亡一旦传到东夷城只怕那位大皇子心头的愤怒不会亚于自己大皇子自幼称陈萍萍为伯父且不论宁才人与陈萍萍当年的亲厚关系陈萍萍保住了还在宁才人腹中的大皇子只是说这些年来大皇子与陈园之间地情谊只怕以大皇子的性格。说不准就会带着几百亲兵杀回京都来!

  然而范闲最惧的也是这点他千里突袭回京之前唯一下地命令便是让沐风儿一行人折回东夷城告诉大皇子不要回京但是仅凭沐风儿怎么能够拦住大皇子的怒火蓬?不得已范闲还是亲自写了一封信。言辞恳切地请求这位性若烈火深得其母遗传的大哥勉强控制住质问陛下的冲动和替陈萍萍报仇的渴望老老实实地留在东夷城。

  不论是在定州领兵的李弘成还是在东夷城控制一万精兵的大皇子都是范闲在庆国天下唯一能够指望的两处武力然而这些精锐的军队却是属于庆国的。属于陛下地。如果这两位皇室年轻人或主动或被动地被召回了京都那范闲便一丝指望也没有了。

  因为范闲绝对相信。只要李弘成和大皇子回京坐在龙椅上的那位男人在几年的时间内绝对不会再给他们任何领兵的机会而这恰恰是因为他们与范闲的关系与陈萍萍地关系。

  派往江南叮嘱苏文茂的命令也择了人去苏文茂除了启年小组成员的身份之外还有朝廷内库转运司官员的身份而且内库对于范闲对于庆国对于皇帝来说是重中之重谁都不可能放手所以苏文茂既无法就地隐藏又无法离开江南闽北所以他的处境最为危险范闲也只有盼望这几年地时间苏文茂已经在三大坊里培养也了足够多地嫡系队伍也希望任伯安的那位亲族兄弟能够念念旧情而从他地方面除了让东夷城剑庐派高手入江南替苏文茂保命之外也没有什么太好的法子。

  往江南的启年小组成员还肩负了一个附带的使命替范闲带个口信给夏栖飞让他在这两个月里择个日子来京都一趟。让这位明家的当代主人来京都并不代表着范闲有什么重要的任何要交给他而只是范闲对此人的一次试探毕竟当年夏栖飞臣服于他是臣服于他所代表的庆国朝廷和恐怖的监察院如今范闲已经失势归为白身而监察院也已经被封成了一团烂泥谁知道夏栖飞的心里会不会泛起别的什么念头?

  明家对江南很重要对范闲和皇帝老子之间的冷战也很重要如果夏栖飞想通透了直接拜到了龙椅下面范闲怎么办?所以他必须看一下夏栖飞以及江南水寨对自己究竟还有几分忠诚如果夏栖飞此人真的忘了当年大家在江南的辛苦日子……

  范闲的头微微低了下来那只好让明家再换个主人再让招商钱庄出头了。去启年小组的成员领命而去没有丝毫滞留傍不多时这间孤陋僻静的小院里便人去院空只剩下了房间里书桌后的范闲还有他身前的那位官员显得格外的安静微湿的秋风在微干的空气里吹拂着吹得院子里井旁的水桶滚动了起来出了几声响。

  大概谁也想不到就在这样一个不起眼的院子里一个已经被夺了所有官职被削除掉了所有权柄的年轻人出了一道道的指令意图与庆国强大的国家机器进行最后的抗争。

  “为什么改名字叫洪亦青?”范闲看着最后留下来的这位启年小组官员用手指头轻轻摩娑着刚从怀里取出来的那把小刀轻声问道。

  这名下属正是当初在青州城查出北齐小皇帝意图用北海刀坊挑拔范闲与庆帝关系的那人此人在青州城立了大功又是王启年第一批安插在监察院四处的人手范闲见此人思老王便将他调到了自己的身边一直跟到了东夷城上次范闲回京述职时将他留在了京都居中联络也正是因为这样此时此人才有机会最后面对范闲而不是在东夷城干着急。

  “听闻以往有位大人叫洪常青为人悍勇好义深得大人赏识最后在澹州港平叛一战中身死大人时常记挂属下不才既得大人隆恩亦思以一死报大人恩德。”

  “不要死。”范闲叹了口气也想起到了那个死在燕小乙箭下的青娃青娃在水师屠岛水鸟食人的地狱境遇下还活了下来结果跟着自己却没能多活两年。

  他将手中的小刀递给了洪亦青盯着他的双眼一字一句说道:“最后留你下来是有重要的事情你要听的清清楚楚一个字都不要漏过。”

  “是大人。”洪亦青感到了一丝紧张。

  “已经派了两个人去西凉路但是邓子越那里还在明处朝廷肯定要收了他就算他能逃走但是我安排在那里的人手却需要有人接着去做你在青州城内呆了很久对西凉路熟悉这件事情就交给你了。”

  洪亦青微怔嗓子有些干面上微烫他怎么也没有想到院长大人居然把西凉路总管这么重要的差使交给自己去做。

  “但最关键的是你也要进草原找到王帐找到一个叫松芝仙令的女人。”范闲的眼睛眯了起来望着他一字一句说道:“你告诉她不要管什么苦荷什么豆豆先管管我!让她配合胡歌说服单于。”

  洪亦青不知道先前范闲已经安排好了草原上的某些事物有些不解但是沉稳应下。

  “选择你是因为松芝仙令见过你。”范闲低头平静说道:“将这把小刀交给她然后让她离开草原来京都见我。”

  “若她不走?”洪亦青下意识问道。

  范闲抬起头来沉默片刻后说道:“就说我要死了她爱来不来。”

  这话说的很无奈很无赖。洪亦青怔怔地看着范闲怎么也想不通看似无所不能的院长大人会说出这样情绪的话语他更想不明白那个松芝仙令究竟是怎样的人物会让大人如此看重。

  便在接刀的刹那范闲的手指头忽然僵了僵从书桌后站了起来。洪亦青片刻后才现了异样面色微白从靴子里抽出了喂毒的匕悄悄地走到了房间的门后。

  因为门外有异动因为这间绝对没有外人知道的僻静的小院忽然有人来了。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阿麦从军


庆余年 庆余年全文阅读